数字化观察网 - 信息化观察网 - 引领行业改革
菜单导航

分手360后,奇安信为何选择牵手火绒安全?

作者: 数字化观察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0日 11:45:00

如今,随着数字经济深入发展,传统产业全面拥抱数字化转型,网络安全问题爆发的中心已经开始转向企业和公共机构,当年做C端网络杀毒软件的企业也将目光专项用于了B端。

分手360后,奇安信为何选择牵手火绒安全?

2017年5月,“臭名远扬”的勒索病毒“想哭”在全球袭击了包括中国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导致政府部门、汽车、医疗等多个机构和行业数据泄露。从2018年2月开始,中国境内也发生了多起与勒索病毒有关的网络攻击。2018年12月,火绒安全团队曝光了一个以微信为支付手段的勒索病毒,该病毒在几日内便感染了国内超10万台电脑。

2019年4月,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发布《2018 年我国互联网网络安全态势综述》,报告显示2018 年,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全年捕获计算机恶意程序样本数量超过1亿个,涉及计算机恶意程序家族51万余个,较 2017 年增加8132个,全年计算机恶意程序传播次数日均达 500 万余次。

可以说,终端网络攻击一直都在。

回到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计算机开始大规模普及,与成规模增长的用户量成对比,网络安全领域仍是一片空白,计算机病毒和木马程序横行无忌,电脑的卡顿、蓝屏、个人或企业核心机密泄露事件层出不穷,终端杀毒软件成为必备品。

如今,随着数字经济深入发展,传统产业全面拥抱数字化转型,网络安全问题爆发的中心已经开始转向企业和公共机构,当年做C端网络杀毒软件的企业也将目光专项用于了B端。

▍奇安信、杰思与火绒安全在反病毒引擎领域达成合作

“我们是一家奇葩公司,用5年时间来‘熬’产品。”

火绒安全成立于2011年,创业团队成员多为瑞星出身,创立之初火绒安全的目标便是自研新一代反病毒引擎。据了解,对比杀毒软件,反病毒引擎更加底层、也更具技术含量,它可以检测和发现病毒,并生成病毒库,当杀毒软件工作时,反病毒引擎会将病毒库和机器中的程序和文件对照,以发现病毒。

火绒安全定义的新一代的反病毒引擎则是“通过行为特征来精准判别各种电脑病毒和威胁代码,这与过去通过其他特征来判断截然不同”。

日前,火绒安全合伙人马刚在朋友圈透露,奇安信和杰思已经与火绒安全达成合作,两家企业正式采用火绒反病毒引擎。据亿欧了解,在与奇安信和杰思达成合作之前,火绒安全早已与联想、天融信、深信服、迪普等安全企业在反病毒引擎领域开展合作。

分手360后,奇安信为何选择牵手火绒安全?

奇安信在离开360体系后,需要打造全系列自主创新的安全产品体系,在终端安全领域,奇安信选择与火绒进行合作,基于火绒的反病毒引擎开展终端安全业务。作为“自主创新”属性非常重的行业,为何诸多安全厂商选择与火绒安全合作,而不是自己开发反病毒引擎?

对此,火绒安全合伙人马刚表示,“上述安全厂商并非只有终端安全业务,单独引入一款外部研发的反病毒引擎,成本很低,如果是企业自己研发,每年都需要上千万投入。除了资金投入,还需要时间,反病毒引擎的研发需要耐得住寂寞,长时间投入大量时间精力。”

马刚还认为,研发反病毒引擎如同种果树,果树前三年不结果,结果之后为迎合市场需求,还要打磨提升口味和口碑,之后还要根据反馈进行调整,所以资金、时间、技术、耐心等多方面原因导致安全厂商购买外部引擎。

▍反病毒引擎不是商业模式,押宝To B不做定制化产品

“反病毒引擎是用来交朋友的,不是火绒的商业模式。”

凭借打磨多年的反病毒引擎,火绒结交了像奇安信、联想等诸多圈内众多合作伙伴,而且这些合作伙伴每年都会支付一定费用。当亿欧问道反病毒引擎会不会是火绒的商品、商业模式之一时,马刚表示,“引擎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它是用来交朋友的,火绒的核心业务是打造面向To B安全市场的产品。”

据官方资料得知,火绒安全现在的业务主要有面向C端个人用户的火绒安全软件和面向B端用户的火绒终端安全管理系统1.0。

分手360后,奇安信为何选择牵手火绒安全?

其中,C端个人用户的火绒安全软件目前已升级到5.0版本,一直是免费的,现在服务超600万用户。在商业模式上,火绒押宝的是To B。利用C端免费产品打磨的技术和积累的数据库,火绒安全在2018年5月对外发布“火绒终端安全管理系统1.0”。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