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观察网 - 信息化观察网 - 引领行业改革
菜单导航

云计算转型进行时:赢家无法再通吃丨中国数度笔记

作者: 数字化观察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5月04日 09:28:40

经济观察报记者 陈白 作为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最前沿的领域,云计算领域的前几位江湖排名,却已经多年没有发生变化了——无论是按照IDC还是Gartner的标准,亚马逊AWS第一、微软AZURE第二、阿里云和谷歌云在三四名之间。

4月末,云计算领域的权威行业评价机构Gartner公布了2020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的调研数据,亚马逊、微软分别以40.8%、19.7%的份额排在榜首和第二位;阿里云市场份额达到9.5%,位列全球第三,领先于第四位的谷歌的6.1%。

但在巨头之外,2021年的云计算江湖,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比如华为云第一次挤入了全球五朵云行列;京东云作为后起之秀在IaaS市场占有率排名至中国第五。与此同时,一些独立云公司也开始崭露头角——在科创板,号称中国云计算第一股的优刻得公布了其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一季度同比增长超过七成。

被称为“中国混合云第一股”的青云科技,2021年3月在科创板上市,这也意味着独立的中国云计算公司们,开始成为大厂之外的云计算第三极。

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青云科技解决方案及架构副总裁沈鸥认为,云计算领域可能是互联网版图中不多的并不会出现“赢家通吃”的领域。在他看来,云计算领域的市场远未饱和,而拥有更高自由度的云厂商依然还是有发展空间。

这倒是与亚马逊AWS全球副总裁艾瑞尔·凯尔曼(Ariel Kelman)的观点类似。

他认为,云计算市场不是赢家通吃,可以容纳多家云供应商。这是个数万亿美元的市场,数据中心、服务器、存储设备及很多软件产业,以后都会被云计算所取代。这是一项重要的变革性技术。

当数字化转型已经频频出现在最高决策层的各种表态中,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底层,云计算已经被视为决定数字化成败的关键所在。“含云量=含金量”的烙印,深深刻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发动机上。

不过,对于云计算重要性的认知,即使在中国互联网领域也经历了相当的“科普”过程。

许多人依然记得当年的那一场大佬的“口水战”:在2010年的峰会上,BAT的掌门人曾经对云计算的未来作出过自己的判断,而当时李彦宏和马化腾对于云计算的保守态度与马云对云计算的看好,直接影响了如今云计算市场的格局。

在充斥不确定性的时代,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当前世界最为不变的确定性。根据市场调研公司Frost & Sullivan及相关数据预测,未来5年,国内互联网相关云计算市场规模增速在32%左右,垂直行业云计算市场规模增速在26%左右。

中国信通院的研究报告同样显示,到2023年,中国的云计算市场规模将接近4000亿元,2021至2023年,年均增速在30%以上。

蛋糕还在变得更大,看似稳定的云计算市场格局,趋势也在发生着变化。

趋势一:自主可控2.0

在硬件系统的去IOE化,是互联网自主可控的第一步。

此前,阿里云智能交付技术部总经理张瑞是当年去IOE运动的亲历者。所谓去IOE,事实上来自于阿里的一大战略,是指摆脱掉IT部署中原有的IBM小型机、Oracle数据库以及EMC存储的过度依赖,替换以自研可控的软硬件系统。

2008年,阿里就已经提出了“去IOE”战略,组建团队,决定自主研发超大规模通用计算操作系统“飞天”。

去IOE战略只是阿里众多技术进化的一部分,但“去IOE”彻底改变了阿里集团IT架构的基础,是阿里拥抱云计算,产出计算服务的基础。

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时,张瑞说,它的本质是分布化,让随处可以买到的Commodity PC架构成为可能,是云计算能够落地的首要条件。

如果我们把去IOE认为是自主可控的第一步,今天的中国云计算厂商,则在探索着更深层次的自主可控可能性。

沈鸥认为,自主可控在中国今天社会讲就是两个含义,第一有多少代码是自己的,核心的代码是否掌握在自己手中;第二则是看能不能很快地支持到国产的CPU,国产的操作系统。

沈鸥说,“所谓的安全可控的环境中,能不能适应,能不能跟其他厂商适配。”“恰恰在于我们的开放和自由,松耦合,没有和任何硬件厂商做强绑定的工作,这对于很多大客户来讲很重要。”

对于青云科技来说,自主可控是一个新的机会,当中国的互联网应用和流量频次已经远远超出国外厂商预期时,如何更好更快更安全的为中国企业服务,能否真正意义上实现自主可控,是摆在中国云计算厂商面前的新课题。

趋势二:云原生

时至今日,对于企业用户而言,混合云的概念已深入人心,对其应用和部署业已成为一种新常态。

有行业数据显示,当前93%的企业正在采用多云策略,而多云中部署混合云的比例高达87%。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