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观察网 - 信息化观察网 - 引领行业改革
菜单导航

学者研讨后疫情时代经济全球化

作者: 数字化观察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09:57:49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高莹)6月18日,南京自贸区综合研究院举办“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化与区域化:大国博弈与规则竞争”线上研讨会。会议由南京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韩剑主持。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盛斌,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总裁黄鹏,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WTO)前参赞、日内瓦莱科咨询中心执行主任卢先堃,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研究所副所长张莱楠,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鹏,南京大学商学院副院长、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于津平等专家学者参加会议,从大国博弈和规则竞争视角出发,就经济全球化、国际经贸规则等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

  黄鹏表示,从全球经济治理的角度来看,全球化和区域化是达成以贸易协定为载体的国际经贸规则的两条路径,其本质是各国之间的博弈与合作。他认为,全球价值链的扩展深化需要改变相应的国际经贸规则。尤其是2018年以来,区域化水平加深,例如美国率先使用“301调查”“232调查”来保护本国利益,企图重构国际经贸规则。面对美国“协调的单边主义”贸易战略,中国需要重点关注美国与欧盟及日本的立法协调、小范围贸易谈判加快以及非市场经济国际规则体系构建这三大动向。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个世界和国际经贸规则造成冲击,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整个世界经济基础的直接冲击,疫情借助全球价值链的关系网络迅速蔓延,造成世界经济衰退;二是对未来经济全球化路径的冲击,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迫使跨国公司对产业链的布局进行重新规划。黄鹏判断,新冠肺炎疫情结束之后,区域化仍会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卢先堃分析了后疫情时代多边贸易体制发展的不确定性以及新兴大国如何发挥大国作用。首先,WTO改革的重要性日益凸显。2008年以来,单边主义抬头、争端解决机制受阻、大国领导地位缺失、传统模式不对等以及地缘政治恶化对现有多边贸易体制带来诸多挑战。而疫情的全面冲击则加重了WTO在经济全球化中面对的危机。其次,多边贸易体制不确定性重点体现在WTO内部不确定性以及美国多边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WTO总干事任选和美国大选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多边贸易政策的走向。再次,对中国来说,多边贸易体制最好既不“去中国化”,也不“去美国化”,而是找到双边利益共同点推进合作。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在于解决好内部问题,加强国内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发挥国内竞争优势产业作用,并需正确看待中美冲突。

  张茉楠总结了国际经贸格局的演变路径和中国未来的国际经贸谈判策略。她首先分析了美国对外经济政策和战略选项的变化,国家干预主义即一系列“退群”行为、对外价值观发生根本性变化即权力代替市场、国内立法取代全球规则这些做法严重破坏了国际经贸制度和规则基础。这种制造业回流和全方位独立战略在疫情之下尤为明显。因此,美国在大力推动“去中国化”的同时,也加快了其他国家的“去美国化”进程,严重损害了美国在华跨国公司和本土科技公司的利益。其次,全球产业链分散化程度加深,导致日本、印度、欧盟、英国等加速制造业回流;国际多边秩序多极化导致大国的全球领导力缺失,从根本上改变了原有国际经贸格局。最后,中间品贸易不断扩大使得中国从价值链低端逐步攀升,全球影响力不断扩大。对中国而言,在未来的国际谈判中,一要强调并体现其在国际经贸规则制定中的影响力,二要积极主动对标国际高标准,充分发挥市场优势和资源优势。

  王鹏从国际关系视角探讨了经济全球化趋势放缓的现象,认为其本质在于大国博弈。美国自2008年以来,贸易保护主义盛行,逆全球化思潮涌起,导致在疫情蔓延之际国内防控不利、国际引领作用不足、国际合作缺失,这为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提供了机遇。对中国而言,疫情冲击了“一带一路”建设和国内经济的平稳运行,全球治理、区域治理和地区治理面临严峻挑战。在新形势下,中国要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一是要“稳住两三角”,即中美欧和中美俄两三角,提升欧盟在中国的外交地位,对标国际高标准,以开放倒逼改革。二是“经略两周边”,即东北亚和东南亚。东北亚方面要顺应产业链供应链特征,加强中日韩合作,防范美国挑拨离间;东南亚方巩固与东盟的外交和经济关系。从大国层面处理好中美欧和中美俄关系,从地区层面经营好东北亚和东南亚关系,这在未来将成为中国的战略优势。

热门标签